冰原之喵

和我发小在一起的那个人究竟是谁

没头没尾傻乎乎的0079小同人,ooc完全跑偏了原著的路线,人物属于原著属于大家,锅是我一个人的。cp是骡X有德这样的,接受不了请高抬贵脚吧。

 

1

0079年的地球沙漠一点也不太平,满身弹痕的白色要塞沿着起伏的沙丘缓缓前行……

不,这不是诗意的时候。芙劳·波小妹妹最近比较烦躁。原因就是,她那位发小阿姆罗君不是何时一改了往日机械狂人冷硬的死宅气息,举手头足都仿佛洋溢着傻乎乎的粉红小泡泡,更有甚者,芙劳发誓她看到发小不止一次在发呆的状态下傻笑……

“阿姆罗,你最近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吗。”有一天芙劳再也忍不住了朝他发问。

“好事?是哦。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。”阿姆罗从零件堆里探出头来。

“诶?”芙劳吃惊不小,像这样的家伙居然……“喜欢的……人?谁?”

“不能说哦。”阿姆罗朝她摆摆手,“说漏了要被甩的。”

“你这家伙呀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?我认识吗?”芙劳忍不住刨根问底,她实在是太好奇了。

“当然,天天可以见到呢。怎么说呢?其实是很好的人,温柔又细致,只是有时想当暴躁呢。”阿姆罗少女一般的扶着侧脸。

“……”芙劳觉得心中奔腾过一打全副武装的高战蟹。

2

芙劳愈发好奇发小那位“喜欢的人”。毕竟她和阿姆罗认识那么长时间,对方什么样的糗事她都见过,这一次事情不算小,为何她毫不知情,心中满满的失落。像这种机械死宅,自己的生活规律都一塌糊涂,情商也高不到哪里去,会被人骗吗?天呐,这个人到底是谁?经过深思熟虑,伟大的女性芙劳·波决定,反正就这么大条船,要以最快的时间把这人找出来。

3

一号怀疑对象:塞拉·马斯。

塞拉小姐姐的颜值是船上去一等一的了:精致的五官,漂亮的金发,姣好的身材,简直是画中美人。大家闺秀的风范,高贵冷艳的气质,有主见,有城府,堪称完美。温柔细致那是一定的,说起暴躁,可以把小凯同学打的找不到北,是呀,大美人就得有点脾气呀。没错了,全部对的上。芙劳正在欣慰,又一转念,这个人是什么出身呢?以前从哪里来?那神秘莫测的眼神下究竟藏着什么呢……

然后芙劳失眠了。

这天夜深。在寝室辗转反侧的芙劳听见走廊传来脚步声。脚步在隔壁阿姆罗的房间前停下了,然后传来了输入密码的声音,门开了,又关上了……

什么情况,五秒钟前阿姆罗的房间还不断传来扳手和什么金属磕碰的各种声音,后来的这人是谁?在脑内斗争了半天以后,芙劳披上衣服冲出房间,只听见隔壁房间内传来几声细不可闻的轻笑。

是塞拉小姐,一定是的。芙劳正打算回屋,走廊尽头又传来脚步声,只见塞拉·马斯小姐姐从拐角处转过来。

诶?诶?诶诶诶诶?芙劳心中那群高战蟹跑到天尽头又折了回来。塞拉,在这里,那刚才又是谁?

“芙劳·波,”塞拉一脸焦急的走过来,“你怎么还在这里呀?”

“诶?”芙劳入坠云雾。

“换班呀,换班,”塞拉一脸焦急,“刚才舰长走的时候问我你为什么还没去换班,我说咱们说好了,我多守一会……过了一会你还没去,我赶紧过来看看,你不要紧吗?不舒服吗?”

“诶?今天我值下半夜吗?诶?”芙劳拎着衣服往舰桥冲去。

所以说并不是塞拉小姐吗?芙劳觉得自己更加头疼了。

4

二号怀疑对象:米莱·八洲

米莱小姐姐长相甜美温婉可人,美人发起脾气纵使故作严厉也是风情万种。一看就是标准未来的贤妻良母,成功男士背后的另一半的那种。娘家富可敌国有权有势,典型的那种不好好开船就要回去继承亿万家业的那种。很好,最优选择。可是,这样的人凭什么就一定要和阿姆罗在一起?这个不靠谱的宅男哪天被看腻了一脚踩在泥里也不是没可能吧?这该怎么办呢?

可怜的芙劳小妹继续失眠中。

这天,芙劳看见阿姆罗蹲在gundam脚边忙着整备,正打算上去打个招呼。突然从gundam背面伸出一只手,手上拿的什么看不太清楚,葡萄?小西红柿?还是榛子酥!没等她仔细辨认,阿姆罗很自然的转头站张嘴,将那圆圆的物件和拿这物件的手指全部含在嘴里。芙劳刹住了脚步,转到墙角藏起来偷瞄。那只手挣扎了半天才从阿姆罗嘴里虎口脱险。

等会等会,芙劳睁大眼睛。联邦的制服不同军衔在袖口有细微区别,这只手后面三寸多的手臂也没看见袖子不好区分。但是,米莱小姐姐有着白皙圆润若凝脂的双手,这只骨节分明的手明显不属于她的吧,这不是只男人的手吗?啊?啊?

芙劳贴着墙悄悄遁走了。内心那一打高战蟹乒乒乓乓的拆着房子。

梦游一般回到舰桥,耳机也带反了,开始发呆,直到背后传来人声。

“你最近有什么心事吗?芙劳·波。”布莱特站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,关切的问。

“那个……”被脑补剧情折磨的几近崩溃的芙劳小妹几乎脱口而出,“阿姆罗他……”然后她住了口,天呐我在说什么,她瞬间觉得清醒了不少。

“他怎么了吗?”布莱特细长的眉毛不易察觉的微微挑起。“阿姆罗真受欢迎呀……”

“我没有喜欢他,其实是他,他……”芙劳慌乱的语无伦次,“我只是担心自己的发小被人骗了……”最后终于把话题从奇怪的地方扭到可以义正严辞的方向上,芙劳好歹松了口气……

“应该还不至于……”年轻的舰长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,把高高挽起的占满机油的袖子放下来。

芙劳没听到长官轻笑,再次陷入了无法自拔的脑补中。

5

三号怀疑对象:凯·西汀

凯同学看上去很不靠谱呢,偷懒磨滑说风凉话最是擅长。但其实骨子里不像看到的那样,他倔强,有主见,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这个人还整天和阿姆罗冲突不断呀,想来相爱相杀欢喜冤家什么的不是最流行吗?所以就随它去吧。但是这种吵架拌嘴时间长了会不会最后相看两厌?这又如何是好呢?

芙劳又陷入了沉思。

这一天正看到那两人并肩而坐,芙劳急忙回避一旁,心想终于给我逮到了吧,什么也别想再瞒我。

“你再继续这样吊儿郎当下去是追不到塞拉小姐的。”阿姆罗幸灾乐祸的说。

“你这家伙不要再说了。”凯有些气急败坏。

“下次再路过有规模的城市还不知道什么时候,现在赶紧去给他买点像样的东西吧,比如淡紫色的小裙裙……”

“金发配淡紫怎么感觉怪怪的……”

“我怎么知道,不过如果是深色系的头发一定会……”阿姆罗突然又些走神。

“喂喂,你不是打算……”

“别乱说,真那样我会被打到失忆的……”

越说越不对劲呀,这两个人怎么一副好闺蜜的模样,原来凯同学也在追塞拉小姐吗?原来阿姆罗神秘的那一位其实不是凯吗?

咔啦……那打拆房子的高战蟹踩碎了屋顶,又挥舞着爪子四散而去……芙劳抱紧了头。

6

第四个怀疑对象:小林隼人。

隼人小哥哥绝对是个靠谱的人。性格沉稳,扎实努力,待人真诚。听说从小练习柔道,已经锻炼到了极致,日常切磋轻松将诸壮汉摔的四仰八叉是大家亲眼所见,还有那头短短的黑发,看上去超级可爱呀,确实是很好的人选。但是,哎,这么好的人,怎么会选择阿姆罗,说到底最到底是为什么呢?

芙劳突然觉得有些寂寞,其中缘由她自己也说不清。

所以后来她看到那一幕的前半段时,内心更加怅然若失。那天她看见阿姆罗站在机库的阴影出,对面的站着的人被机械臂挡住了。然后阿姆罗那家伙似乎时揪住了了对方贴了上去。哼,明火执杖。芙劳正想再找点恶毒的词,她看到阿姆罗掂起了脚,是的,踮起了脚……

机械臂下面一马平川,需要踮脚吗?怎么会需要踮脚?所以对面站着的人……想来小林君那玲珑的身材,这哪里会是小林君……

内心那一打高战蟹开始拿起武器狂轰滥炸……

几天后芙劳继续在机库转悠,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还是决定问问本人。一阵喧闹,远处传来舰长大人的咆哮:“那边不能过去,快给我站住!你们几个赶紧先把焊枪收一下……”芙劳跑过小门,只见舰长大人一手抓着两个男娃,另一手正从高的吓人的零件架子上把那个调皮的女娃拎下来。“芙劳·波快来帮忙!”芙劳只能闻声过去,接过还在扮鬼脸的小丫头……

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可以爬这么高?这哪是调皮这是要拆家。芙劳腹诽着,这群小鬼头真不让人省心,还有阿姆罗也是。

7

第五个怀疑对象:良·何塞。

这个可是极为靠谱的人,正规军,受过良好的教育,和那些半路出家的少年兵有着天壤之别。很有责任心而且愿意帮助别人,对阿姆罗来说,是亦师亦友的存在。是的,会喜欢上这样的人根本没什么好奇怪的,这样不是也很好吗?但是,这会是真的吗?一直都在猜错,这次答案会真确吗?关键在于,良桑他啊,明显对常来送补给的玛吉露达小姐姐更加上心吧……

然后的一天,阿姆罗来领日用品。舰上人手短缺,仓库的保管员一直由芙劳在兼任。

“我要领一根皮带。”阿姆罗叼着半块面包。

“你前天才领过。”

“切,还不是因为某人太节俭,其实当众掉裤子也蛮带感……”阿姆罗把面包往嘴里塞了塞,含混不清的说。

“你说的啥?”芙劳顺手递给他一条加长的。

“这个用不了。”阿姆罗没有接,从旁边盒子里拿了一条普通版,转身走了。

芙劳看看手里的皮带,感觉心里闹腾了还多天的高战蟹们终于闹腾不动了,摆着各种奇怪pose开始待机……

阿姆罗,你根本还是单身狗吧,我是相由心生才会误会这么多吧,作为发小我天天为你担心,你其实根本是在糊弄我吧……

芙劳小妹这样想着,锁好仓库往回走。前面走廊依旧上演着小鬼当家欺负最高长官的戏码,三个小鬼尖锐的童桑显得格外聒噪。

“哈,断了,哈哈哈。”

“我可没动手不关我的事……”

“快跑……”心乱如麻的芙劳甩甩头,实在是太吵了……

8

没有怀疑对象了,今天我要跟踪阿姆罗。

机械宅男想化身演技派饰演情窦初开的纯情少男明显是有难度的。想明白了这事,芙劳觉得,某种程度上阿姆罗没说谎。时常被我撞见都是在gundam附近是吧,那就去机库继续蹲守。

“抱一下。”阿姆罗的声音。

芙劳迅速闪到墙边。声音是从墙的那边传来的,所谓的墙不过就是悬挂涂装工具的金属版,自己站的地方走三步就可以绕过去了,真相就在眼前。她抬起脚,一步,两步……警报声在这时突然大声想起。搞什么啊,用得着这么紧张吗?警报都响了啊……警报?不对呀,不是我脑内警报呀,敌人来了……

刚刚如梦初醒的芙劳听见另一边的阿姆罗大声喊着:“别跑,咖啡杯……”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之后是脚步声渐行渐远。芙劳绕过墙壁,只见一只打碎的杯子和泼溅满地的咖啡。刚才的两人从另一边离开了。

在最接近真相的时候,敌人也来做梗……

芙劳回到舰桥时人声嘈杂,阿姆罗他们开着ms出去了。布莱特冲着她吼,“怎么才过来?赶紧就位。”又拿起通讯器,“左舷快织上弹幕,炮手都干嘛去了……”今天的白色要塞也是岌岌可危呢。来袭的吉翁ms对着战舰开火,准头也不怎么好,后来都被阿姆罗踢到了沟里。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和爆炸声此起彼伏的环境中,为啥弥漫着淡淡的咖啡幽香?等等,咖啡……监视器上的gundam正抱着碎成四块的盾牌一跳一跳的踏上回家之路,芙劳终于得空回了一下头。但见坐于高高舰长席上的布莱特,裤腿上大片的咖啡渍,因为没有干,有些地方的布料直接粘在了腿上……

“啊!”芙劳捂住嘴。难道会是这个人。仔细想来,很能纵观全局,细致,气急了也会打人,深的头发,需要自家发小踮脚的身高,完全不需要加长版的皮带,那腰带扣在布料上印出的形状,分明就是前些日子刚刚启用的新版本,只有阿姆罗领了一条。是这个人,怎么会是这个人。

内心闹腾了半月有余的高战蟹被送去了博物馆,是的,新世界的门被打开了。

那天芙劳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寝室。

9

为什么没有想到会是他。

那个人,总是端坐在那张椅子上,高高在上,又千虑无失的,铁打一样的,仿佛是船的一部分,精密,高效,可靠,可以充分信赖。大家似乎总是习惯于听从他的命令,再向他报告一切,似乎这样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,依靠他的思虑和决策,大家就能一起活下去,他坐在那里被当成理所当然。然而,大概没人想像过这个人的个人生活和七情六欲,在这个人面前,甚至不必考虑个人情感。

也许事情并不是表面上那样。

接下来的想法更加要命。阿姆罗那家伙,这算什么?倒贴上司,攀龙附凤,曲意逢迎,卖身投靠,就是为了获得更加轻松舒适的工作……等会,开gundam好像一不轻松二不舒适……不,是为了能完全上当今最时髦的大玩具,因为不让开gundam就离家出走啥的,机械宅男的思想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。或者说阿姆罗根本是被强迫的,被拿着gundam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胁迫吗?像那个看上去冷冰冰硬邦邦的人,感情上估计也是既霸道又不近人情吧。芙劳为自己的发小默哀了一秒。不行,这样不行,阿姆罗似乎已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,自己必须找机会帮忙才行。

这样想着,脚步已经开始移动。穿过走廊,绕过悬挂各种工具的矮墙,再转过去就是gundam停放的地方了,阿姆罗一定在那里……

就是那个角落了,视线所及之前有人声传入了她的耳中。

“松开,滚回你的岗位上去。”舰长训斥部下没什么稀奇,可为什么这声音和平时不一样?

“自己脱岗跑来找我,还好意思说,就不松。”阿姆罗的声音里夹杂着的那是戏虐还是玩味?

“我就是来看看你受伤没有,你松开,我马上走。”

“你可是自己送上门来,哪有放走的道理。”

“现在可是战时……”

“是呀,说不定我哪天就被击坠死掉了,所以我现在就……”

“别说这样不吉利的话……”

芙劳突然觉得,事情恐怕依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,然而百米冲刺的脚步已经上不住了……

“咣当,哗啦啦啦……”存放螺丝的箱子被她撞到,零件撒了一地,眼前展现的画面太过有冲击感,她完全没意识到首先应该做的是阻止那些小螺丝越滚越远……

被阿姆罗压制在墙角动弹不得的人,他们的舰长大人,衣衫凌乱,大畅四开的前襟,锁骨上还有不可描述的印记……

现在该说什么?求您放过我那可怜的发小吧?那人他自己还动不了呢……

“厄……”芙劳语塞了,大脑也停止了转动。

“芙劳·波,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布莱特挣扎着,腿却被死死卡住,动弹不得。

一直被担心的始作俑者头也不回,揪着上司的衣领狠狠怼到墙上,连金属的墙壁也发出了悲鸣。“为什么要解释?不是那样?不是哪样?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,我还在开心你总算接受我,你其实就是想借此让我好好开高达……”

“我怎么会骗你,唔……”

芙劳很想捂住眼,但还是终究没有那么做,已经没人在意她了。她只得在乱的不能插脚的地面找下脚的地方,慢慢转过墙壁走回去……

“芙劳·波,你没事吧?”迎面走来的小林君关切的问道。

“我……”她不知道说什么好,她甚至刚刚看到小林。

“阿姆罗又惹你生气了?我去找他。”小林大踏步朝着芙劳来时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“啊,别去……千万别过去!”来不及阻止了。

很快,小林又大踏步的走了回来,手里还多了一小筐零件,看上去极为平静。“你是说那两个人吗?”

“厄……”芙劳瞪大眼看着眼前的人移动到自己面前。

“大家都知道啊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隼人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。

“什么?”芙劳彻底懵掉了。

“不用担心,毕竟是你的发小啊,你应该比我更清楚,”隼人露出阳光的笑容,“阿姆罗君其实是个很可靠的人呀……”

(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他捡了一只猫回家。

猫是棕色的,毛不是特别长,有些地方有点打卷。圆圆的眼睛很无辜,有时候有伶俐凶狠。个头不大,后来也没有长的很大。

起初猫还在即将成年的年纪,往往不羁任性,爱四处乱跑。大多数时候他是很有耐心,猫太过顽劣胡闹的时候,还是会挨他无奈的巴掌。猫长大一些,性格变得沉稳,却总也改不掉抬脚就走的日常。猫溜出去,他就在家等它回来,门上修好了洞,盆子里装满食物。门上的洞是特意做出来的,可以容一只猫通过,还细心的留出成长的余量,虽说后来看起来有些白费;装猫食的小盆子是优质的不锈钢,外有洁白的涂层,还有认真画上去的红蓝条纹,猫再窜上窜下也不会打破,漆蹭掉了就在好好的补上。

猫回来,直接一头栽进盆子里吃东西。他耐心的等它吃饱了,拎到浴室里洗洗干净。他有时也不知道家里的猫到底去过哪里,有时身上脏的要命,毛灰溜溜黏在一起,看不出本来的颜色,还粘着泥巴和树叶。他仔细推理过,跟踪也总是跟丢,他终究还是没法知道。猫在几度抗拒又半推半就被洗干净后,会舒服的窝在他枕边睡觉,打着惬意的小呼噜。

猫在外面遇到过什么他大多数时候都不太清楚,他看到的在自己身边的猫,很多时候在睡觉,安安心心窝在他的身边。醒来的时候会开心的和他互动,猫会把给它准备的小毛球拍的满屋乱飞,在沙发上留下抓痕,还有他的衣服,从地摊上的T恤到昂贵的西服,都可以当成玩具,玩够了又变成猫窝的铺垫。有时侯他会哭笑不得,但是每当那毛茸茸触感蹭过他的皮肤,或者掌心传来长着绒毛的肚皮热乎乎的温度时,他又会妥协,因为那种感觉就像是猫那软软的棕色毛发,每天脱落的部分滚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球,还带着它的体温滚呀滚呀一直滚进他的心里。他宠溺着它,被它信任,但他总觉得被宠溺的其实还有自己。

猫出门都经历了些什么,他有些时候是知道的。他的猫有时候出去打架。附近的家猫野猫,有总炸着毛体格巨大脸上有长长疤痕的虎斑猫,有领着一群小弟的领地意识极强的浅灰色猫,有跟着橙色苗条伴侣的肥嘟嘟大灰猫,有不知是谁家养的名贵俄罗斯蓝猫……他家猫打架基本没有落过下风。猫蹑手蹑脚溜回家吃饭,身上粘着明显不属于自己的毛发,偷偷瞟他一眼,仿佛露出得意的表情。他知道不用多说什么,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,待会洗干净就可以了。然后那猫窝在他身上,大概是累了,蹭一个合适的窝,美美睡上一觉,又在他醒来之前偷偷计算着坏坏的小心思。有时候邻居家的猫吃了亏,主人找上门来,但无论吵架还是讲理他也没有落过下风,虽然医药费是赔过的,那也要丢下一句:“我们这么小的个头,也是怪了!”他只是觉得不能输个自家的猫。

只有一个是例外的。马路对面别墅区大户人家有只毛色淡黄的猫,体格比他家猫打上一大圈,也算不上非常大,只是气场惊人,来去像山里坐蹲的大型猫科,天冷了会穿红色的小衣裳,且每每来有影去无踪。他的猫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热衷于和黄猫打架,反正胜率始终没有超过六成。

和黄猫打架有时会挂彩,无论输赢。有时候脸上多了几道,有时有耳朵撕了一块,有时候毛扯掉一片,最严重的一次,右前腿被咬瘸了,去了宠物医院。其实黄猫也没有占过太大便宜,时常因为落败飞也似的逃回家去,有一次额头遭遇重击,落下了疤痕。

他实在不明白家里的猫为什么乐此不疲的揪着同一只猫反复掐架,猫的世界他始终无法理解。他提着竹竿出去助过阵,他的猫好像一点也不高兴,后来只得作罢。他只能在猫回来的时候拿出美味的食物;提供任何猫看好的东西当睡觉的小窝——沙发,床铺,衣柜,面包筐,或者他自己;猫受伤回来的时候细心给它包扎;打架输掉的猫回来意难平咕噜着,他会摸摸它的头,说你已经很棒了……除此之外,再无法有其他。他无论多么宠溺着它,也无法理解猫的想法,它们的世界有自己的法则,有自己的交流方式和生存法则,甚至是信仰。他后来也不再着急了,他的猫总会回家来,回到他的身边,他以为。

小说里的离别总是阴雨纷飞,而那天,那之后很长时间都是晴天。那天,猫没有回家,他出去找了,无果,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……无果。他路过街头看到宣传栏里贴着寻猫启示,照片是住别墅的那只大黄猫。

那天晚霞很美,像柔软的绸缎安静的铺于天幕。他朝天边忘了一眼,叹口气回家。他以为,即使无法完全看透,他也可以一直养着它,实际上这样的结果,他也能隐约感觉到。再怎么努力也不能全部理解,它想要离开,他只能听之任之,即使它被悄悄埋没于宿命的凶险,他也无从帮助,只能听之任之。

盛猫食的小盆还在柜子上摆着,干干净净。一张照片静静挂在诸多山水照之间,是那只棕色的猫,瞪着大眼睛眺望远方。他听说黄猫的主人又养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猫,这只的毛更加长,只是后来再无缘见到。他没有再养猫。他有时觉得它还会回来,又有时觉得它从没离开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。再过几十年他也会入土,生活本来就是这样。

 

列位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,我想表达什么已经不重要了,您觉得写得是什么,那就是标准答案。

就从今天开始吧

找了个地方倾倒脑内乱七八糟的东西

本人无论是写还是画都是渣渣,权当自娱自乐吧。

不过如果有人愿意看,我还是很高兴的。